首页 »

全球水岸对话 | 纽约、伦敦、旧金山等大都市,如何与水亲近?

2019/10/10 0:42:10

全球水岸对话 | 纽约、伦敦、旧金山等大都市,如何与水亲近?

 

“全球水岸对话”11月10日在上海西岸举行,来自全球各地的城市专家聚首徐汇滨江,开展与纽约滨水区、伦敦南岸、巴黎左岸、旧金山湾区、波士顿港区等国际对标城市水岸地区的对话。

 


纽约:人们怎样走路,城市就怎样规划


 

纽约规划局资深城市设计师撒迪尔斯·帕沃夫斯基在论坛上介绍,1920年代中期,纽约开始新一轮的城市规划,其中重要的一部分就是沿哈德逊河的滨水规划。规划师们思考如何让城市更加有机,因此对对纽约以及另一大都市波士顿的街区进行了细致考察。最终得出结论,优秀的规划,公共空间一定是最优先考虑的对象,人行道则是规划的切入点。

 

“城市规划中,我们一定要注重开放空间的价值,尤其是城市绿化的规划。” 帕沃夫斯基说,注重人们在步行的时会有怎样的感觉,决定了我们怎么样规划城市。

 

在他看来,在城市设计中,首先就是要创造或者强化地区特性、地区调性和地区气质。“比如十九世纪的纽约还处于旧工业时代,进行城市规划时,当时人们还非常重视历史,所以我们的城市规划也必须坚持不与之前的历史割裂。”他说,“城市规划绝不仅仅是增加一个购物中心这么简单。”

 

第二,好的城市设计一定是开放的,对每个人都非常亲近,容易让人们触及,具有可达性。“这一点非常重要,城市空间不是一小波人的特权,而是赋予每个人使用美好空间的权利。”

 

第三,城市规划要保证每一个大项目都有很好的配套,这就是规划的细节,也是精髓所在。规划师和所有相关的开发商紧密合作,同时还要与当地社区进行沟通,保证城市短期和长期的开发都可持续。

 

第四,城市设计要保证让绝大多数人都感觉良好。1916年,纽约就开始对城市功能进行分区,之后对城市建筑物的高度进行分区规划,“这个政策对纽约非常重要,只有这样城市生活才会更加健康,让每一个人都能有良好的感觉,不会过度沉浸于久坐不动、了无生气的环境中。”

 

帕沃夫斯基介绍了纽约切尔西区域的开发,这一地块与上海西岸较为相似,此前曾是货舱区,滨水临海。上世纪三十年代,这里曾有过一个悬架铁路线,上世纪八十年代左右被弃用,同一时期切尔西开始有更多艺术家居住。

 

1999年,规划师在废弃铁轨区开始规划名为“High Line”的高地公园,现在可以看到,高地公园已经成为纽约人休闲娱乐的绝佳去处,也成为纽约的新旅游胜地,“这对于大都市规划来说是一个重要启示。”

 

帕沃夫斯基的这番感叹与气候变暖有关。“像上海这样的港口城市,必将面临海平面不断上升的压力,纽约已经存在这样的情况。”他表示,水平面上升将使现在的滨水区域未来都居于水下。规划师和政府部门现在就需要着手研究,在接下来的开发中为建筑和公共设施引入更高密度的综合使用功能。

 


伦敦:尊重城市历史,才能由旧向新


 

伦敦规划资深顾问与评论家彼得·默里表示,伦敦人在十七世纪初才开始逐渐享受泰晤士河边的开放空间,到了十九世纪,大半个伦敦都“搬”到了河道边缘,航运的发展让伦敦人抵达世界许多地方,城市人的眼界和城市的延伸区域都依赖宾水岸线的拓展。

 

默里表示,如同许多中国城市,伦敦地块有限,因此城市密度正越来越大,为了供更多人居住,尤其在滨江区域,岸线高度并不瞩目,但住宅高度却往往不低。“在上海我也看到了类似的手法,强调用建筑彰显滨江的景观。”

 

他以格林威治半岛区域的规划为例,最开始这里是单纯的居住区,目前中国开发商九龙仓集团正进行项目开发,由美国建筑师设计,未来整个区域将非常有设计感。尤其是设计师非常注重空间使用,设计中最大化使用了滨江景观,并通过建筑高度的梯度变化,让人们尽享滨江美景。

 

在泰晤士河南岸,连绵不断的步行道已经有近15年的历史。默里表示,规划师非常坚持要确保整个南岸人行步道的延续性,因为“人可行走”是保证公共空间活力的重要手段。“因为有了连绵不断的步道,我们才能够在附近引入更多有特色的文化和艺术中心。”

 

伦敦奥运会之后奥运村成为伦敦新的开发区域,在该地块2025年的总规划中,伦敦还将对其进行重新开发,将在这一地块注入更多功能。默里表示,伦敦泰晤士河两岸的滨江开发之所以比较高效,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对城市历史的尊重,保护好了历史性建筑,使得伦敦的城市历史和城市性格被完整保留,让人们在亲近水岸之余,也对城市产生更深厚的情感。

 


波士顿:政府主导规划,也期待公私合营


 

麻省理工教授、波士顿重建局总规划师凯罗斯·沈表示,从波士顿市中心一直到新的滨江区域,可以看到其中有许多有待规划的新空间。其中,波士顿南滨江规划的最大挑战在于,规划者能不能把21世纪的城市空间重新再造,与波士顿主要建于19世纪的空间相融合。“于是我们填埋了部分土地,这样可以把1/3的土地用于公共空间和道路,还有14%的土地用于麻省理工等大学的建设。”

 

让波士顿人在市中心亲近绿色的规划从1999年就已开始,城市开始发展,联邦政府开始投资,新的会议中心建成竣工,此外波士顿还建立了一个快速公交交通系统,连接公交到各个区块。但同时,规划方也在不断与土地拥有者进行协商,这为规划的执行带来了一定的困难。

 

“这可能是美国与中国不同的地方。” 凯罗斯·沈表示,在波士顿滨江这一开发案例中,私人开发商必须捐赠部分私有土地作为公共使用,即我们常说的“PPP”——公私合营的典型模式。虽然这种模式在中国已经非常典型,但比较难实现的就是当地公共部门的投资没有中国那么大的规模,“这是典型的美式困难”。

 

他介绍,2009年金融危机后,波士顿出现很多初创企业,很多年轻人因为失业所以选择创业,于是许多企业就在麻省理工附近聚集起来,而这一区块恰恰是1990年至2009年间,波士顿建立起来的面积约700万平方米的区块,这恰恰是由自上而下的整体规划创造的空间。

 

“城市规划中我们需要自上而下的设计,还有政府的领导,上海在这方面的优势非常明显。” 凯罗斯·沈表示,未来城市规划需要有未来视角,从街道尺寸的缩小,到应对气候变化这一宏大议题,政府永远是城市规划的主导。

 


旧金山:看海豹晒太阳,亲近自然是基本权利


 

旧金山湾区资深规划师、哈佛大学高级研究学者维维安·费介绍了了美国旧金山的滨水发展与指导准则。

 

事实上,旧金山是世界上少有的拥有如此壮丽海滨的城市。历史上,旧金山滨水区主要是工业和商务区域,高速公路与铁路轨道将城市其他部分与滨水岸线分开。过去30年来,旧金山滨水地区已经从工业用地转变,通过有意识、有计划的工作,创造了一个有新鲜活力、多样化的滨水区,带来了新的居民、娱乐设施和商业发展机会。

 

维维安·费表示,旧金山滨水再开发取得显著成果,主要因规划时秉承了以下几个重要原则:第一,注重公共空间和开放空间;第二,文化、艺术和自然相互融合;第三,现有设施和历史建筑创新再利用。所有这些因素都有助于保持旧金山滨水开发的独特性和真实性,为地区增添多样的用途和丰富的经济活力。

 

她表示,成功的公共空间政策,首先要遵循的原则是滨水地区沿岸的延续性,尤其是公共区域的人行步道和自行车道的延续性。“要有顺序、有主次,保证在人行道和自行车道,以500米至700米为一单元设计步行间隔,保证公共开放空间与临近社区相连。”

 

在旧金山著名的金门大桥,大桥北部周边就有人们可以漫步的区域,也可骑自行车。人们的活动空间一直延伸滨江南部的球场,最后直达旧金山湾。“这就是旧金山人的渔人码头,每年可吸引超过200万游客,周边环境也融入了大自然中,最吸引人的就是人们在这里可以看到海豹晒太阳。” 维维安·费说,这样的码头,哪怕用作商业使用,也要让公众在其中享受自然,不能剥夺公众的基本权利。

 

今天,旧金山海湾每年吸引超过2500万来自旧金山市内及世界各地的人。更新后的旧金山滨水区,是一个集工业、商务、零售、餐饮等多样化功能的复合型区域,可欣赏旧金山海湾的壮丽景观,并且从亲水岸线能返回到城市不同的区域。

 


图片来源:西岸集团 (编辑邮箱:jfshquxain@163.com)